首页
资讯
国内资讯市场分析行业展会政策走势
时尚
流行前线明星穿衣名模风采服装搭配
专栏
女装专栏男装专栏内衣专栏童装专栏
推荐
慧聪指数慧聪评测慧聪访谈慧聪视频

产业观察丨别小看缝纫机 服装行业的第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由此诞生

http://www.cloth.hc360.com2019年07月15日17:01 来源:万能的大熊作者:宗宁T|T

    “第一个女装行业乃至服装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就要出现了!”在近期中国服装协会上,汉帛与富士康的一个跨界合作引起了专业人士的感慨。

    汉帛国际总裁高敏宣布已与富士康达成合作,将富士康的柔性生产与智能制造能力导入汉帛生产体系。自10月起,已有不下于100名来自富士康烟台分部的技术人员参与到该项目中。

    平台型的富士康和垂直型的汉帛,共同画了一个工业互联网的十字,这个十字的相交点,就是一台小小的缝纫机。

    1、碎片化流量,制造业的生死劫

    过去十五年,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制造的大量概念,如数据采集、系统平台、自动化排期等,更多与效率挂钩。企业算一笔账,投入多少提升多少多久赚回来,做不做都行,多是如此。直到碎片化流量的到来。

    以前,流量掌握在少数平台手中,在这几个平台投放广告,就能很稳定地将流量导入销售环节。然而进入到移动互联网的后半场,生产内容与获取受众的门槛直线下降,个体崛起。用户虽然还在停留在仅有的几个流量平台上,但他们不“信”平台,各种自媒体、公众号、买手、主播成了他们的信息主来源,并进而成为了他们的购买入口。

    能够在教育用户、娱乐用户的同时还向用户卖货,一个“网红”阶层开始暴涨,而平台则逐步沦为商品录入和支付的工具。

    这场变革把大量品牌打的措手不及,他们传统的媒介投放策略是基于几个成熟的媒体平台,面对海量纷乱的“网红”,这套广告打法显得效果越来越差,也越来越难获取市场真实的反馈。于是品牌商们纷纷开始砍SKU、做爆款、玩定制、搞跨界,希望通过小批量、精准、高频次的产品策略转型。

    但这对制造业来说,就是一场灰犀牛式的灾难。

    如品牌商的广告打法一样,大量制造商也严重依赖少数核心客户的大订单,这些订单往往大批量、少款式、排期稳定。这种刚性稳态订单已经塑造了制造商的生产线和供应链近四十年,调整它,就是调整现实里的设备和人员厂房,调整数十家乃至数百家物料供应商,这需要付出见血般的代价。

    而大客户们越来越小的订单量和越来越高频次的返单和调整,正在一刀刀割在制造商的肉里,蛋糕正在快速缩小。早已经习惯一个SKU少说做2万件、一个订单做三年的制造业老玩家们,如今不得不面对市场上飘满了新订单,但每个订单只有200件、交货周期只有14天的窘境。

    与此同时,“网红”阶层的崛起,形成了大量数量虽小、但有着极高忠诚度和购买转化率的社区,他们有着自己的爱好圈子,买着小圈子喜欢的商品,甚至还有着漂亮的利润率。

    然而这块看似可以弥补大客户损失的蛋糕,却是制造商吃不到的。因为长期依赖大客户订单,生产线和供应链已经适应了为1个客户卖10000件衣服,它无法为100个客户各自卖100件衣服。就像1台工业印刷机1小时能印1000张贴纸,它可以开机10小时去做一笔10000张的订单,却不可能接100个100张的订单,因为这意味着开关机100次。

    盘子里的蛋糕正在缩小,嘴边的蛋糕却吃不到。

    2、柔性制造,是破局也是迷局

    无力承接大客户的高频次返单,和无法吸纳海量网红和社区的碎片化订单,本质都是制造业里柔性制造能力的缺失。但麻烦的是,这不是一个制造业可以自己独立完成的任务。

    做杯子的老板对他的杯子了如指掌,但是对加工杯子的机器恐怕就是个外行。如果你让这个老板去改进这个加工杯子的设备,乃至调整工艺、研发综合系统、传感器接入、边缘计算整合,那就是天方夜谭。

    过去大量制造业转型工业互联网的失败,都可以归为“开餐厅的老板去招程序员研发线上下单系统”。因为制造业的能力虽然贯穿了自己的行业,但是柔性制造需要的是一整个工业互联网平台。IoT、芯片、人工智能、大数据、工业云、边缘计算、工业App,柔性制造乃至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横跨数十个能力的集成工程,单点逐个向上突破在商业上不现实,必须要有平台型公司的介入。

    实际上,国内作为工业互联网代表的海尔和树根互联,都是在原生业务上形成了平台层面的能力,并贯穿到某一行业中落地,进而向全行业普及。换言之,这条工业互联网道路并不是项目制,而是以巨头为代表,用庞大的资金、资源、时间投入,打通某一领域里的人、设备、数据互联,形成一个宏伟壮阔的巨无霸。

    这个巨无霸可以复制自己平台型能力,导入到关联业务的上下游,在用自有业务孵化的同时,整合生产线及供应链,最后成为该领域的工业数据中心,然后再继续下个行业的循环。

    但是巨头的快乐和普通小厂无关。这是一个百亿级的游戏,多数制造业者似乎只能佛系围观。

    3、汉帛,富士康,十字交叉?

    在这个背景下,汉帛与富士康的合作,透露出了一丝微妙的信号,一个不同于“巨无霸”道路、而更像是“群狼”战术的信号。

    富士康在平台层面的能力毋庸置疑,很有可能它是全球范围内、电子工业领域里能力最丰富的企业;汉帛是一家垂直领域里的先进制造企业,为数十家高级女装品牌代工。但考虑到二者营收上的差距,可以说,富士康并没有走传统巨头偏好的“万物以我为中心”,而是转向了“黄埔军校”:一条为产业链赋能的道路。

    凭借着多年电子产品的代工,富士康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有着极其深厚的积累;拜苹果这一魔鬼客户所赐,富士康的IoT、工业云、传感器、边缘计算、控制协议等能力有着高度的自主性和集成。这一强悍的平台,居然和服装,一个自动化水平低、工序成熟、利润透明的行业,启动了合作。

    画风有点不对?

    但这个诡异的画风背后,掩饰的可能是富士康和汉帛另一个层面的野心:极小颗粒度的智能生产单元。

    传统巨头的工业互联网改造气势恢宏,往往是一个个厂,至少是一条条生产线。但服装行业的工业互联网改造,只能从一台台缝纫机开始。这一台台缝纫机,就是一个个迷你的智能生产单元,要具备数据采集、分析、传达的人机系统互联功能,要联动供应链的备料、运输、到库,要对接线上的订单生成和反馈,是一个五脏俱全的小麻雀。

    天下事之难,在小不在大,毕竟当大妈也会刷二维码时,微信和支付宝才算成功。

    和互联网企业显著不同,制造业企业不能被孤立地看待。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部分内容为互联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