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国内资讯市场分析行业展会政策走势
时尚
流行前线明星穿衣名模风采服装搭配
专栏
女装专栏男装专栏内衣专栏童装专栏
推荐
慧聪指数慧聪评测慧聪访谈慧聪视频

100 顶老爹帽背后,一个设计师和四个莆田制帽者

http://www.cloth.hc360.com2018年12月05日11:30 来源:好奇心研究所 作者:刘璐天T|T

    10月,上海徐家汇去年底新开的商场“保利·时光里”有个奇怪的展览开幕——一个两层空间,入口处陈列着十几双假鞋。一旁的墙上贴着些照片,拍的是福建莆田的街边招牌:椰子三叶草、中国新百伦、椰子爆米花、智慧大嘴猴。

    “爆米花”是E-TPU(聚氨酯热塑发泡颗粒)的昵称,而E-TPU是阿迪达斯BOOST系列鞋底使用的重要材料。说起“爆米花”,那些喜欢买球鞋的人就知道大概是在说阿迪达斯BOOST。莆田一些本地制鞋者喜欢把这些热门词汇随意混搭,组合成新的品牌名称。这样申请商标既能通过审批,又可以蹭个热度。

    展览空间二层分成了两个区域,一侧是帽子品牌CloudHatSystem(CHS)此前发布的两个系列,另一侧悬挂着纪实照片。照片中,被莆田当地人称作“阿冒”的假鞋贩卖者在夜色中开出小货车或轿车。人靠在后备箱前,棒球帽帽檐压低,底下烟雾缭绕,身边堆满五颜六色的鞋盒。

    行为艺术家江帆在一层的Live空间为老爹帽的揭幕做了开场表演。空间里散落的小型装置是CHS创始人张婷婷用莆田现场搜集来的物件制作的——当地常见的传统木雕、石雕、油脂灯笼和假鞋黏合在一起。

    空间中央悬挂着一个白色气球连成的大圆环,气球上写有各种标签式词组:高品质假货、MadeInPutian、Cheap。江帆抚摸着这些装置,在圆环中旋转、挣扎、试图挣脱。吊绳断裂,气球散落在地。

    这是一场当代艺术展,也是一场人类学资料拼贴,还是一场帽子发布兼销售会。

    发布的新帽子叫“老爹帽”。名字来自被奢侈品品牌巴黎世家发扬光大的复古球鞋“老爹鞋”。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帽子的材料也完全来自老爹鞋,只不过是假的。

    制帽师傅把赝品老爹鞋拆成一片一片:橡胶鞋底、网眼鞋帮、鞋面上红蓝或黄绿配色的面料、鞋带,然后再拼成帽子的形状。帽檐也分朝左和朝右,方便顾客买的时候试戴,看看自己遮哪边脸比较好看。

    这些材料的来源和莆田球鞋一样微妙。今年年初,巴黎世家在写给一位买手的邮件中透露,他们计划把爆款TripleS,也就是老爹鞋的生产从意大利移到中国莆田。不过,售价还会是850美元。这遭到了一些粉丝的抗议。当时巴黎世家解释说,这种变化只是因为莆田有技术把鞋款做得更轻便。

    莆田人离这些说法都很远。当地出租车司机不管拉的客人来干什么,都会直截了当介绍当地特色:要拿货就去安福市场,想找原料可以去城东的材料市场。

    张婷婷就是这样认识到老爹帽的原料的。材料全部来自在安福市场收集、拆解又重新组装的巴黎世家老爹鞋山寨品。帽子上除了CHS的logo,还有生产方莆田华远帽厂版师的名字:杨党恩。

    帽子只做了100顶,单价296元,发售当天全部卖完。现场一个男孩觉得张婷婷他们定位错了:“你们没有经验,卖这个帽子前面至少还得加个一,1296元。”

    不过和办这个形式复杂的展览一样,张婷婷意不在卖货。

    “巴黎世家做老爹鞋,和莆田做椰子爆米花的人本质上没什么区别,都是拼凑和复制碎片信息。TripleS复刻爸爸们穿的鞋,套上新的颜色和概念,贴上酷的标签和高价,用铺天盖地的营销引起人们疯狂购买。只不过因为品牌有几十年历史,有话语权,拼凑复制信息就变成了一个加分项,而莆田则成了这种疯狂营销和消费背后一个被嘲笑的映像。这些真真假假最后应该指向的问题是:消费者需要思考自己认可的价值到底是什么,花钱到底在买什么。”

    她在展览现场演讲,还介绍大家认识名字出现在老爹帽上的版师杨党恩。做了二十几年帽子的杨党恩站在墙根,穿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自己做的棒球帽,有点紧张。他举了举手,摘下帽子只说了一句话:“很高兴来到这个现场,很感谢设计师婷婷。我们经历了很多次磨合,终于做出来这个产品。”

    随后发言的还有制帽方华远帽厂的副总经理周碧花:“莆田被灌输最多的一个概念就是仿冒多。我们花的力气其实不比别人少,但是一直做代工。我来这里就是希望把华远自己的品牌推出来,中国人设计、中国人制造,希望年轻人到老人都能穿我们自己做的东西。”

    华远的生产经理李均华后来被年轻人围住时不停介绍:“我们给耐克、阿迪达斯、UA、新百伦做代工,市面上你能叫得出名字的运动品牌的帽子我们都做过。”

    杨党恩、周碧花、李均华,还有华远自己的驻场设计师皇甫晨龙,他们既是张婷婷的合作方、“老爹帽”得以问世的助力者,也是一组学习者:他们想看看这些留洋回来的年轻人,能把这么奇怪的帽子卖给什么人。

    他们四人都做帽子代工多年,但经验在筹备自己的帽子品牌LiveFree的时候很难派上用场。和LiveFree这个名字显露出的气质一样,这组人热切希望做成一些事情,但是还有点笨拙。

    张婷婷,CHS创始人兼设计师

    张婷婷生在湖北,长在郑州下街区。在她的记忆中,下街是一个从零开始、从帐篷生长出来的人造城。它依托国内最大的铝工业基地“河南铝业公司”而建,周围的人们来自湖北、湖南、东北或者上海,地方话交杂,过年时的风俗习惯也都不一样。

    这些意味着张婷婷对家乡的认知是碎片化的。带着这样的印记去伦敦读书,本来模糊的自我认知再次受到冲击。和很多在海外求学的中国设计师一样,王婷婷试图从自己的文化里找设计原点,但发现没什么凭据。

    大一在中央圣马丁读面料专业时,她喜欢在手工制作的面料里加入一些非常显性的日本和中国古典元素,比如鬼怪,但并未获得老师的认可。“你的东西符号感太强了。我作为一个西方人当然知道我想象中的东方文化是什么样的,但你自己的理解呢?”

    这之后,张婷婷开始沉下心来从针织面料的每个线圈开始做研究。她发现遵循面料自身的物理特性,而不是试图熨平它,会更有意思。她试着用纱线拧出一些小结构,让它们自己站立起来,再把小结构复制或扩大,让面料本身完成大部分设计。

    进入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CA)攻读制帽专业硕士后,她又尝试把这种针织面料应用在帽子上。选择帽子是受一篇论文触动。其中提到,帽子如何承载了一个人的性格、想法、心态和地位,如何成为思维与外界的中介。

    她的硕士毕业作品试图用帽子表达生活的网络化:收集3D打印机工作时的声音、金钱碰撞的声音、车水马龙声以及专辑《环球公民(worldcitizen)》中的歌曲,将它们制作成音频数据,转化成图案,接着使用电脑编程的针织机,一个像素对应一个针织环织出独一无二的面料。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