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国内资讯市场分析行业展会政策走势
时尚
流行前线明星穿衣名模风采服装搭配
专栏
女装专栏男装专栏内衣专栏童装专栏
推荐
慧聪指数慧聪评测慧聪访谈慧聪视频

北京前门大街的失意十年 映射出历史街区的商业改造困境

http://www.cloth.hc360.com2018年10月09日13:55 来源:界面T|T

   23岁的北京人杨虹昱最近开始拍摄关于北京日常生活的Vlog,她想要用视频记录老旧的胡同和正宗的北京小店。6月时,前门大街尽头的大栅栏•北京坊新开了MUJI酒店和全国第二大星巴克旗舰店,让她对这座仿古建筑群很感兴趣。

  但和身边的许多朋友一样,杨虹昱却没有顺便走到几百米远的前门大街看看,她认识的大部分本地人也都在远离前门这条北京最古老的商业街道。即使历史上的前门大街曾经是北京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它是曾经元代丽正门(现前门)外一条通外郊外的大道,到明末清初时期成为了北京中轴线上最繁荣鼎盛的街区。

  根据《北京史苑》一书的记载,辛亥革命后王府井大街、西单北大街、前门大街形成北京最著名的三大商业街。20世纪60年代之后,前门大街上的店铺经过多次拆改重建,已经失去了个性风格,原有历史建筑也因年久失修毁坏严重,历史风貌几近丧失。

  为了迎接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06年底北京市政府正式启动改造修复工程,并在北京奥运会的前一天2008年8月7日正式开街。

  开街十年,被寄予厚望的前门大街却经历了数次转型与商业改造。开街前负责开发的SOHO中国曾说要将前门大街打造成“香榭丽舍名品街”,开街后进驻的却是老字号和快时尚品牌。而在快时尚品牌经营不善纷纷撤店之后,前门大街又在2013年宣布转型为“文化体验街区”,并引进杜莎夫人蜡像馆等项目。2018年初几家老字号商户撤出前门大街,而最近几年新开的一批“非遗”店面又让外界猜测前门大街是否要转型为非遗一条街。

  几轮撤店潮之后,如今的前门大街空置店铺将近三成。其南部不少空置店铺外的招商广告边缘已经微微翘起,覆盖着灰尘。

  一条被赋予太多诉求的天街

  无论历史学者还是地产开发商,在谈到前门大街时最常说的一个词便是“独一无二”。

  这条北起正阳门箭楼,南至天桥路口,全长845米的大街历史上因为在皇城脚下,也被称为“天街”。根据如果从明代正统三年(1438)正阳门城门修建完成算起,到2018年天街已经有580年的历史。

  根据《话说前门》一书记载,前门大街曾经是皇帝去天坛、先农坛祭祀的必经御道,用大青石条铺成的街道是当时最上等的。尽管前门大街上的建筑在历史上经过多次改建,大街的北段和中段在改造前仍然留存了一些维护不善的历史建筑。

  John Thomson所拍摄1872年的前门大街1946年的前门大街

  历史街区的更新和商业改造在国内已不鲜见,重庆的磁器口和南京的夫子庙商业街等街区都是在原有的街道和古建筑群基础上进行修复,并改建成为商业区。RET睿意德董事索珊对界面记者表示,尽管每一个历史街区都有自己的特点,中轴线上的前门大街还承担了政府名片的角色。

  2003年北京市崇文区政府和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共同征集北京市前门地区规划设计方案,并成立天街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天街集团)作为前门项目的物业产权人,前门大街的改造被正式摆上了台面。

  曾任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所长的王世仁参与了前门大街改造方案的制定,据王世仁在《前门大街改造纪事》中回忆,前门大街前期规划设计历时四年,前后共有9版方案,直至2007年10月才获得政府批准。

  由王世仁主持、北京建工学院设计的第二次方案主张恢复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民国模样的前门大街,这个方案当时本已经通过了市规划委的批准,但由于当时崇文区无法承担独立投资改造前门大街,SOHO中国正式入场,潘石屹以54亿取得前门大街开发权,获取北京天街49%的股份,同时也请来了外国设计师重新设计。

  SOHO中国的设计方案是西洋式的现代风格加上中式元素,和北京建工学院原本的方案截然不同。王世仁表示SOHO中国的方案多从商业角度考虑,有悖于保护北京古都风貌的原则,不能接受;而潘石屹则在2009年对《中国房地产报》表示,他原想把前门大街打造成一个最能代表中国商业的街区,却发现连设计方案都会被质疑,来自文物专家的压力尤甚。

  “他们认为北京已经被开发商破坏了,而你潘石屹就是开发商的代表。”潘石屹说。

  最终北京建工学院和SOHO中国在磨合与协调之后互相作出让步,得出了最后一版现代与传统相结合的方案,依据1951年的一张老照片上的原貌进行改造。王世仁后来回忆道,这个方案经过折衷,不尽如人意。潘石屹也在2009年对《中国房地产报》表示,前门大街做完以后“一会是西洋式的,一会是古典式的,很奇怪”。

  进入前门项目后,SOHO中国经历了近20个月的风波。最终SOHO中国于2009年5月宣布以17.7亿元收购前门约5万平方米的商业面积,从股东变身为业主,前门项目也成为了SOHO中国首个自持物业。

  城市更新论坛秘书长陈方勇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前门大街早期的规划是失败的,仿民国风的建筑风格让整条街看起来既不新也不旧,这也为前门大街之后的招商难题埋下了伏笔。

  在陈方勇看来,前门大街被赋予的诉求太多了,这其中非商业的政治文化诉求太多。

  在不缺历史街区的北京,如何更新旧的项目成了难题。全联房地产商会商业地产研究会会长王永平对界面记者表示,旧项目在改造时,应该把过去岁月所积淀的东西通过布景和空间的陈设体现在新项目上,提炼出旧项目独有的精神并延伸到新项目上,而不是简单从旧项目中留下一些元素。

  前门大街改造后,恢复了过去的标志性建筑五牌楼,修建了过去的御道白石路,重铺了消失50年之久的铛铛车。但开街之后,许多走完白石御道、坐了铛铛车的人们却还是认为,这里已经没有老北京的味道了。

  一条未能成型的香榭丽舍大街

  而在这一系列更新中,前门大街的商业规划也经历了几个不同的定位。

  2007年7月,天街集团开始向全国发出招商消息,十多天内就收到200多家国际品牌和300多家国内企业的申请。当时天街集团的董事长田耘表示Prada、Louis Vuitton、Gucci、Versace、Apple等国际品牌已经向前门招商部门抛来“橄榄枝”。拥有天街招商权的SOHO中国也宣称想把前门打造成中国的“香榭丽舍大街”。

  但这个计划最终未能成功。

  当时,众多奢侈品品牌表示出对前门大街的兴趣,但田耘要求国际店铺的装修必须入乡随俗,与前门整体风格保持一致,装修成老北京风格。可对于奢侈品公司来说,店铺的建筑风格对品牌形象的塑造至关重要,几乎所有奢侈品品牌的店面都经过建筑设计师的专门设计,David Chipperfield和Peter Marino都是奢侈品行业内受到品牌热捧的设计师,他们力求用从未出现过的设计让店铺看起来与众不同,同时又符合品牌的调性,这份主动权一般很难出让。

  除此之外,奢侈品品牌的开店标准远不只是追求店铺个性化。GUCCI前大中华区总经理汤展滔曾对媒体表示奢侈品品牌希望开发运营商拥有国际化视野,北京的新光百货和侨福集团芳草地都是奢侈品品牌喜欢打交道的运营方。开店时,奢侈品品牌也会对所处商圈进行深度考察,重视“门当户对”。

  但当时天街集团的董事长田耘计划在前门大街招商的是老字号、中华民族品牌和国际品牌,这与奢侈品品牌理想中的进驻商圈有一定的距离。

  王永平如今在回溯这一段历史时总结道:“我认为前门大街建一条奢侈品的名品街是个特别好的、满怀抱负的主张,但是没能成功。后来做老字号的引入,又变得非常不伦不类。”这是因为“很多人认为北京的前门大街首先是一条历史街、文化街甚至政治街,所以商区的定位会变得很敏感。许多文物专家可能会来发言,‘怎么能允许你搞奢侈品’?”

  而在前门大街开街之后,商区里的确已经看不见奢侈品品牌的身影。潘石屹也在2009年接受《中国房地产报》采访时表示之前奢侈品街的定位和前门大街不太符合,他说:“前门大街的客人主要是看升降旗的人,是全国各地来北京参观天安门广场的人,如果让这些在广场上看完升旗的人到前门一看到几万块钱的衣服就自卑,商家也没有销售收入,来看的人心里也不愉快。”

上一页12下一页
Tel:010-61723818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