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国内资讯市场分析行业展会政策走势
时尚
流行前线明星穿衣名模风采服装搭配
专栏
女装专栏男装专栏内衣专栏童装专栏
推荐
慧聪指数慧聪评测慧聪访谈慧聪视频

太平鸟张江平收购宁波中百 是感情还是大局因素

http://www.cloth.hc360.com2018年04月27日15:00 来源:东南商报 T|T

    

1

一边,是宁波本土服装业知名企业“太平鸟”;一边,是以宁波本土老牌百货公司宁波二百为核心企业的“宁波中百”。

宁波这两大知名品牌之间的“姻缘”故事,经我们东南财金独家率先报道后,近些天备受各界关注。

现在,这个故事又有了最新的章节。

就“太平鸟”要约收购“宁波中百”一事,昨日,太平鸟集团给东南商报、东南财金微信公众号独家发来一份《关于太平鸟要约收购宁波中百的声明》(下文简称《声明》),就此次要约收购动机做出了详细阐述。

综合《声明》内容看,“太平鸟”此次要约收购“宁波中百”,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感情因素

《声明》特别提及:

“太平鸟集团实控人张江平先生早年曾在宁波二百设立专柜从事服饰零售,可以说进入服装行业的起步是从二百开始的,因此有着特殊的情感,多年来一直关注着宁波中百的经营与发展,也曾投资持有宁波中百的股票。”

最早助力张江平起步的二百,这些年可谓命运多舛:前任股东巨额违规担保事件令其背上了将近5.3亿元的巨额债务,徐翔事件更是影响巨大……

而张江平的“太平鸟”,如从1989年开始创业算起,将近30年的时间里,今天已经发展成为一家总营收超200亿元、员工上万名、名列中国服装企业10强和全国民营企业500强的企业集团。

两相比较之下,张江平的情感,可以想见。

二是大局因素

“太平鸟”方面在《声明》中表示,

尽管近些年深受各类不利事件影响,但“宁波二百作为一家老字号,在宁波社会各界心中的情感地位依然深厚,百货经营团队多年来敬业务实,持续经营的基础条件尚存。”

“太平鸟集团实控人张江平先生期望通过部分要约收购,能使宁波中百从根本上摆脱资本旋涡,使上市公司重新回归实业发展的道路,同时也减少冻结股权未来处置可能给上市公司带来的不确定性。”

“如这次要约收购成功,投资各方将充分发挥各自的资源优势,推动传统百货零售向新零售转型,努力使这一宁波商业零售老字号重新焕发昔日荣光,同时也将推动上市公司治理规范。”

此种想法,“得到了市、区政府及有关部门认可和支持”。

二百是宁波最早的百货零售企业,宁波中百是宁波百货系统首家上市公司。

重振二百,意义显然不止于二百本身。

《声明》中也提到了这个大背景:

“2017年底,根据浙江省‘凤凰行动’计划总体部署,宁波市政府启动‘凤凰行动’宁波计划,推动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发挥上市公司对区域经济转型的龙头带动作用,推动产业组织体系优化,培养更多宁波龙头企业。”

另外,《声明》特别提及,此次要约收购,作为要约收购主体的由太平鸟集团投资控股的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关联方,“操作均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更不构成内幕交易。”

下面是《声明》全文:

宁波中百的核心企业宁波二百是宁波的传统老字号商业零售品牌,创立于建国初期,是宁波市最早的百货零售企业。1992年商店销售就突破一亿元,被评为“全国百家最佳效益零售商店”,排名列居全国第三。1992年和宁波百货批发公司联合组建了宁波中百股份有限公司,并于1994年4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宁波百货系统首家上市公司。

太平鸟集团实控人张江平先生早年曾在宁波二百设立专柜从事服饰零售,可以说进入服装行业的起步是从二百开始的,因此有着特殊的情感,多年来一直关注着宁波中百的经营与发展,也曾投资持有宁波中百的股票。

宁波历来是零售商业的聚集地,从50年代开始,便诞生了宁波第一百货商店和宁波第二百货商店。后来十几年里,又陆续出现宁波三百、四百、五百和六百。上世纪80-90年代,又增加美乐门、长发等商场。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下,大量百货商店相继歇业消失,只有宁波二百幸存下来。

作为宁波商业百货第一股,上市以后,经历了多次控股权变更,命运多舛,事件不断。目前的宁波中百控股股东所持股份长期被司法冻结,上市公司的发展受到严重影响,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都非常关注。

1、宁波中百由于前任股东巨额违规担保,并在仲裁中失败,背上了约5.27亿元的债务。

2、宁波中百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给予行政处罚。证监会责令宁波中百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时任高管龚东升和胡慷给予警告罚款并分别对其采取了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及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证监会也拟对严鹏、赵忆波、张冰等现任多位董事施以警告处罚。

3、据公司2017年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收9.78亿元,同比增长7.92%;净利为亏损4.57亿元,同比由盈转亏,上年同期盈利4250万元。

4、2015年,随着徐翔案件爆发,公安部门对宁波中百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竺仁宝持有的公司股份进行了司法冻结。

2017年底,根据浙江省“凤凰行动”计划总体部署,宁波市政府启动“凤凰行动”宁波计划,推动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发挥上市公司对区域经济转型的龙头带动作用,推动产业组织体系优化,培养更多宁波龙头企业。宁波中百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受到控股股东股份冻结以及违规担保等诸多不利影响,自身经营发展受到严重制约,更谈不上发挥龙头带动作用。

2018年初以来,宁波中百股价深度下跌,严重损害了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尽管如此,宁波二百作为一家老字号,在宁波社会各界心中的情感地位依然深厚,百货经营团队多年来敬业务实,持续经营的基础条件尚存。太平鸟集团实控人张江平先生期望通过部分要约收购,能使宁波中百从根本上摆脱资本旋涡,使上市公司重新回归实业发展的道路,同时也减少冻结股权未来处置可能给上市公司带来的不确定性。

这一想法也得到了市、区政府及有关部门认可和支持。

3月,太平鸟集团与宁波市级金融风险处置专业平台--宁波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了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如这次要约收购成功,投资各方将充分发挥各自的资源优势,推动传统百货零售向新零售转型,努力使这一宁波商业零售老字号重新焕发昔日荣光,同时也将推动上市公司治理规范。

太平鸟集团投资控股的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收购人,在发出要约前未持有宁波中百股份,其关联方持股均系通过二级市场合规买入,且持股比例未达到5%,无须进行披露。

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在宁波中百4月25日公布的《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中,已经明确披露了收购人、关联方及其持股情况。上述操作均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更不构成内幕交易。

截至报告书披露日,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未持有宁波中百股份;收购人的一致行动人汇力贸易、鹏源资管、张江平分别持有宁波中百4,484,909股、4,230,069股、1,045,523股股份,合计持股9,760,501股,占宁波中百股份总数的4.35%。

责任编辑:高钰

Tel:010-61723151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