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服装网

纺织服装业将调高售价消化成本压力

http://www.cloth.hc360.com2014年09月15日09:36 来源:中国服装网T|T

    几年间,中国在“全球第一服装制造工厂”的位置上坐立不安,东南亚第三世界国家的服装业订单大量流失,英美等国开始培养自己的制衣工人……在这一连串变化的背后,纺织服装制造业到底发生了什么?     

    8月初,孟加拉服装厂1600名工人绝食讨薪,要求支付拖欠已久的工资和奖金。在此之前,柬埔寨服装产业也连续爆发罢工、抗议事件。这边秀场上,时装光鲜靓丽、引人注目;另一边,底层劳工的血泪与抗争鲜少人关注。几年间,中国在“全球第一服装制造工厂”的位置上坐立不安,东南亚第三世界国家的服装业订单大量流失,英美等国开始培养自己的制衣工人……在这一连串变化的背后,纺织服装制造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国国内制造成本上涨:“用工荒”和“加薪潮”,中国劳动力不再廉价    

    广东东莞在今年4月爆发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工潮,大约3万工人参与了罢工行动,其中大部分来自当地最大的鞋业加工厂—裕元。罢工前,这些工人为全球30多家著名鞋类品牌进行代工,名单里包括adidas、NIKE。鞋厂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次停工维权缘于鞋厂未足额为工人购买社保。最后,为期12天的罢工导致裕元损失共计2700万美元,adidas直接减少了订单量。

    这一事件让公众认识到,中国工人们权益意识正在增强,服装企业的日子不再像以前那么好过了。而对于成本异常敏感的制造行业早已察觉中国的加工优势正在消失。

    2008年后人民币汇率不断攀升,当国人笑逐颜开地购买国外商品时,以低附加值产品为主的服装加工业利润空间却在变小。人民币每升值1%,纺织业的出口利润率将下降2%-6%。为保证利润,服装品牌必须用更多的美元换取相同价值的服装,成本增加显而易见。

    另一方面,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其工人的数量优势也正随着人口红利的结束而逐渐消失。中国人喊了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老龄化却在提前到来。在2008到2013的五年间,工业领域就业机会新增了3000万,但中国15-39岁的劳动力人口却萎缩了将近3300万。劳动人口的缺失直接导致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在近几年春节长假后集中爆发“用工荒”。根据专家预期,年轻劳动力人口总数将在2015年减少2000万,到2020年还将进一步减少2200万。

    伴随“用工荒”的加剧,“加薪潮”也在服装制造业中兴起。用工人数的短缺和需求上涨,导致服装加工者的工作时间不得不延长。在每周工作6.3天的一线工人中,有47%以上不愿意加班。80后工人们对生活质量、休闲需求的提高,促使服装厂为了留住熟练工,必须提高待遇、改善生活条件。有半数以上的纺织服装厂提薪幅度在10-20%之间,更有12.5%的企业选择上涨20%以上。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变得不再廉价。

    成本的不断上涨,外资企业只有选择撤离。NIKE在2009年3月叫停其在太仓的在华唯一鞋类工厂,解散了1400多名工人。2012年7月,adidas“出于重新整合全球资源的策略考量”,关闭苏州工厂。同年,裕元的母公司宝成关闭了在华的51条生产线,约占其大陆生产线的20%。纵观国内,凡客诚品将部分订单转移到孟加拉,宁波申洲针织集团斥资3000万美元在柬埔寨建立纺织工厂,“试水海外生产”逐渐成为国内大中型纺织服装企业的新趋势。

    而那些受到优惠税率和廉价用地政策吸引,将服装厂内迁的小老板们,发现中西部地区并非乐园。或许有部分工人愿意在离家更近的地方工作,但内地配套产业链的不成熟,致使原辅料采购、印染加工等环节需要通过物流配送或转移加工。生产质量和工期得不到保障,加上劳动力短缺,企业仍然会面临工人的涨薪要求(河南工厂工人的平均工资在过去五年里增长了110%)。综合起来,内迁带来的实际成本并没有明显降低,而物流更是糟得像场噩梦。

    于是,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东南亚地区自然成为中国之后,服装产业转移的下一个目的地。但情况真的如设想般美好吗?

    东南亚国家渐失投资信任:工厂事故和罢工、抗议事件频发,政策风险高   

    从2008年开始,消费者们逐渐发现在H&M、ZARA、NIKE、沃尔玛购买的衣服鞋子标签上,madeinVietnam、madeinBangladesh的字眼越来越多。在小小的标签背后是,整个东南亚分流了中国30%的加工订单,孟加拉正在成长为继中国之后的第二大服装产地,而低廉的人力成本正是它们竞争力得以提升的重要因素之一。根据日本贸易振兴会报告,2012年广州工厂工人的平均月薪是352美元,相比之下,越南河内、柬埔寨金边和孟加拉达卡工厂的工人平均月薪分别只有111美元、82美元和78美元。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的服装制造业在这里重新看到曙光,投资东南亚成为外商们热议的话题。  

    在过去5年间,越南的外商投资增长了两倍以上,柬埔寨和孟加拉的外商投资也分别增长85%和43%,达到8.92亿美元和11亿美元。外资的大举进入,服装加工产业的转移,让东南亚国家的经济依赖服装出口取得了一定进步,但问题也随之而生。     

    2012年11月,孟加拉塔兹雷恩制衣厂大火,导致121人葬身火海;次年4月,首都达卡市郊一栋8层楼建筑突然倒塌,致多人被埋,死亡人数超过1000人……恶劣的工作环境、横行的黑帮、腐败的政府官员、物价上涨……每一个社会问题都是压死穷人的最后一根稻草,贫穷的服装业工人无法维持日常生活,不满的情绪正在累积。

    2013年9月份,为争取每月104美元的最低工资,孟加拉的服装工人们走上街头进行抗议,抗议活动进行了三天,400间工厂停工。同年底,愤怒的工人们纵火烧毁了一栋十层楼高的大型服装加工厂。而在今年8月初,1600位工人绝食讨薪,要求支付拖欠3个月的工资及开斋节奖金约4130万塔卡。

    柬埔寨的情况一样不容乐观。2013年,柬埔寨面料生产协会(GMAC)记录在案的罢工共130起,是过去十年来最频繁的一年。当年年底,30万柬埔寨服装工人举行罢工游行,GMAC号召成员工厂关闭,停止生产三天。最后造成约2亿美元损失以及7000万美元的投资延迟。  

    在越南,外商面临的问题更甚。社会环境和政体的不稳定;年初爆发的汇率危机;当地工人缺乏专业技能培训,生产率低下;本国原辅料生产仅能满足纺织行业30%的生产需求,绝大部分中高档面料严重依赖进口;今年5月,甚至还发生针对外国投资者的暴力事件,这都让越南的经商环境蒙上一层阴影。

上一页12下一页

网站地图